油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炸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李光辉引领自贸区谈判需要主动

发布时间:2021-01-21 16:31:31 阅读: 来源:油炸机厂家

李光辉:引领自贸区谈判需要主动

李光辉: 引领自贸区谈判需要主动  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召开前夕,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进行第十九次集体学习,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加快实施自由贸易区战略,是我国积极参与国际经贸规则制定、争取全球经济治理制度性权利的重要平台,我们不能当旁观者、跟随者,而是要做参与者、引领者。

在此次政治局集体学习中为领导们讲解并提出意见建议的商务部国际贸易经济合作研究院研究员李光辉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专访时认为,关于“引领者”,就是推动者、领跑者、牵动者,在推进自由贸易区建设的进程中,要根据我国经济发展的需要,主动扩大开放,推动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的建设,要参与21世纪新议题谈判,成为自由贸易区建设的主要推动力量。  从跟随者到引领者  第一财经日报:习近平主席谈自贸区战略时提到,要做参与者和引领者。怎么理解和定义“引领”?  李光辉:引领的概念,我认为就是推动、领跑、牵动的意思,在自由贸易区建设方面,我认为中国以前是跟随者,是落后于发达国家的,现在我们努力参与,并推动自由贸易区建设,不仅是跟随者,要积极参与,并努力成为自由贸易区建设的推动者、引领者、牵引者。  引领并不必然意味着主导,而是要加快进度,走到前面。以主动的姿态、较高的开放程度,增加开放领域,放低双方底线,使得双方都获利。  日报:随着奥巴马政府在中期选举的落败,是否意味着未来两年,美国所倡导的TPP和TTIP都无法实质性地推进了。这对我们来说,是否一个全新的“引领”战略窗口?  李光辉:我基本同意这种看法。奥巴马由于中期选举的失利,在推动TPP(跨太平洋伙伴协定)和TTIP(跨大西洋贸易投资伙伴协定)的进程中一定会面临很多难题,进展会放慢,甚至出现停滞,这对我国来讲是一个好的机遇,我们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更为开放的历史时期,要加快自由贸易区建设,构建面向全球的高标准自由贸易区网络建设。通过自贸区建设扩大对外开放,促进国内改革的不断深入;通过自由贸易区建设,扩大产业开放,培育我国的国际竞争优势,使我国更快地成为世界经济强国。  从现在自由贸易区发展的趋势来看,未来一段时间自由贸易区应该是推动区域经济合作的重要载体。为什么这样说呢?我认为多边贸易体制(WTO)和双边(自由贸易区)一直是推动区域经济一体化进程的两个轮子,二者相生相伴。但近年来由于多哈回合谈判始终处于停滞状态,这才使得自由贸易区迅速发展起来。特别是以美国为主导积极推进的TPP,以及美国和欧盟推动的TTIP代表着未来规则演进的方向。  谈判要坚持总体有利  日报:近期,中国陆续实质性结束了中澳、中韩自贸区谈判。其中,中澳双边谈判持续时间接近10年。你觉得最高领导的政治意愿是不是加速的最重要原因?  李光辉:我觉得有这方面的因素,但不是决定性因素。中澳、中韩之所以能够达成双边自贸协定,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双方经济发展和战略合作的需要。实际上我们所谈的任何自由贸易区都是经过双方博弈,经过多轮的谈判,相互要价、出价,最终根据本国经济发展、利益需要达成的、有利于双方本国经济发展的协定。  日报:那么下一批可能达成一致的自贸协定有哪些?与能源储备丰富的海合会之间的自贸谈判可能加速吗?  李光辉:这需要看情况,目前哪个先谈下来,还不好说。  与海合会(海湾阿拉伯国家合作委员会)谈判应该尽快启动,这对我国是比较重要的。在自由贸易区谈判中,我们要从长远战略考虑。有些领域从近期看可能会受到一些冲击,但从长远看是有利益的。谈判一定是一种博弈,双方要相互放开一定的底线,有获利的领域,也会有受损的,只不过是大与小的问题,只要总体有利就可以了,自由贸易区的建立本来就是相互给予优惠,使成员国都获利。与海合会的谈判,符合我国长远发展战略,符合“一带一路”的整体发展战略。  积极推动启动亚太自贸区谈判  日报:TPP主要谈判方贸易部长的普遍观点是,目前这个谈判不可能扩容,等规则谈好了,才可能考虑吸纳中国加入。在这种情况下,中国如何赢得主动地位?  李光辉:形势在不断变化,中国的经济总量已经这么大,是否加入TPP,影响力都同样存在。我们要根据自身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来决定是否加入这样的谈判。  TPP是以原智利、新西兰、新加坡和文莱4国的自贸区协议(P4)为基础、由美国2009年加入后并主导谈判的高标准、宽领域的自贸区协定。日本加入TPP谈判后,美日在农产品和汽车业市场准入问题上迟迟未能取得进展,影响了谈判的进程。  我们可以将加入TPP的谈判与中美投资协定谈判等美国的关切点进行统筹考虑,说服美国支持我国加入TPP,同时应积极主动做其他谈判成员方的工作,在国际场合说明我们的意图。如果确实因美国阻挠难以加入TPP,我们还可结合RCEP(东亚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的谈判进程,提出增进透明度、促进TPP与RCEP的融合,积极推动启动亚太自贸区谈判,用亚太自贸区谈判替代TPP与RCEP谈判。  我们即便不能参与TPP的谈判,也应该在推动亚太自贸区建设中发挥作用,如启动联合研究,起到推动作用;推动机制建设,起到引领作用;加强沟通协调,注入中国因素;开展方案设计,起到主导作用;加快自贸区建设,奠定坚实基础。  日报:在21世纪议题中,我尤其关注涉及国有企业的“竞争中立”问题,中澳自由贸易区是否有这方面的内容?这是否意味着,为我们未来谈及类似的高标准自贸协定,扫清了障碍?  李光辉:中澳自由贸易区谈判的内容涉及到了21世纪新议题。所谓的21世纪新议题是相对于国际经贸的传统议题,针对金融危机后涌现出的环境、补贴、国企、竞争政策、货币、贸易投资、腐败等新问题进行的探讨。这些新议题都是由发达国家首先提出的。既包括历史上出现过但被搁置的,如环境问题;也包括曾有过协议,但现在要大幅提升标准的,如知识产权保护、政府采购、电信服务、金融服务等;还包括新出现的问题,如电子商务、汇率、国企、竞争中立等。  但无论是中韩还是中澳的谈判,都会涉及服务业、劳工、竞争中立等问题。目前,这两个谈判都已经实质性结束,原则性达成了一致,也意味着涉及到的这些条款,也有了原则性的方向。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