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炸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红尘聊斋1111113-(XINWEN)

发布时间:2021-10-10 08:19:26 阅读: 来源:油炸机厂家

随着公司下半年业务的全面开展,我这个资料员出差便成了家常便饭。

一个星期前,我和往常一样到泉州的惠安县处理业务,当我忙完所有工作的时候,已经是夜里九点了。

一天的奔波,让我感到异常乏累,更糟糕的是早上起来的时候,染上了风湿性感冒。

我拖着酸痛的身体,拨打了公司小张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那一端才传来一个呓语般的声音,“喂,谁呀”。

“我是小王,麻烦你帮我订一张回福州的车票”我的声音有些沙哑。

“啊?现在吗?不一定可以买到啊”

“那就麻烦你看一下吧,不然要露宿街头了”我自我嘲笑着说。

“你等下,我看看”电话挂掉了,五分钟以后,小张的一条购票信息发了过来,9点45最后一班车。

我突然间感到兴庆,又有些焦虑。距离开车还有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我该怎么赶到车站。

其实,我有必要在这里说明一下惠安这个小县城的交通情况。

在这个不大的县城里,除了每天早六点到晚七点的县际班车,就只有摩的了,出租车根本少的可怜。

我一个人现在路口,看着路上来往的货车和私家车一筹莫展。

摩的在哪里,摩的快来吧,我心里不住的祈祷。也许是我的祈祷得到了眷顾,一辆摩托车打着稍等缓缓的驶来了。

我连忙招手,庆幸的是摩的司机真的停了下来。莹黄色的灯光照着我的脸,我只模糊的看到司机削瘦的脸。

…“师傅,惠安动车站,多少钱,我赶时间”我满怀希翼的说道。

“动车站?不去”摩的司机迟疑了一下,摇头拒绝道。

“大哥帮帮忙,我真的很急,大不了我多给一些钱”我忙说道。

“你是几点的车?”

“9点45”我老实的说道。

司机看了看手机“九点四十之前赶到,一百块”

“什么!”我惊呼一声,到动车站我打过不少次摩的,也不过三十五元。

“觉得贵就算了,我也不想拉,就算我敢拉,你也不敢做”摩的司机摆摆手,又准备走了。

我无奈的说“好吧,赶快走,不过你说我不敢坐是什么意思”

摩的司机没有回答我的话,等我上车后,就拐进了一条小路。

漆黑的夜掩盖了房子,树木,街道,滴颠簸的小路上只有我们这辆摩托车昏黄的灯光。

走着走着,司机突然停下了,我不由得有些紧张,这荒郊野外的又是晚上,“怎么停了”

司机走到路边一棵柳树下,折了几节柳枝插到车子前面,“小伙子,等一下不管看到什么,千万不要回头”

“什么?”我一时没反应过来。

“这条路不干净,总之你不回头就没事”司机故作镇定的笑了笑,确不能掩饰他脸上的苍白。

我一时无语了,心莫名的跳的很快,黑暗中似乎有双看不见的眼睛,在盯着我。

我是个无神论者,不相信这世上有什鬼话的瞎话,一定是司机为了加钱故意这么说的,我在心里这样的自我安慰着。

果然,接下来什么都没发生,我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

就在这时,我忽然发现司机的身体在轻微的颤抖,背上也渗出了冷汗。

我无意间透过前面的后视镜,发现我们后面有一辆摩托车不远不近的跟着我们。

竟然有人做伴了,我心里泛起一阵暖意。

渐渐的,我发现有些不对了,后面那辆摩托车似乎有意和我们保持距离,我们快,它也快,我们慢它也慢。

更诡秘的是,摩托车灯光是蓝青色,象极了夏天夜晚的鬼火。

我的心猛地被揪了起来,不自觉地抓紧了司机的衣服。

司机也觉察到了我的紧张,低低的说“千万别回头”

就这样,我紧紧的抓着摩的司机的衣服,背上已尽是冷汗,此刻,这条近路对我们来说变得异常漫长。

感冒风寒,加上一天的劳累,我的脑子里一片混沌,甚至不知道走了多久。

前面隐隐传来亮光,惠安车站四个霓虹灯大字,在这个沉闷的夜里显的是那么情切。

前面就要转到车站大道了,大道两边的路灯似乎在向我们招手。

我摇了摇昏昏沉沉的脑袋,长出了一口气。

大道就在眼前,这一刻我再也按耐不住内心的好奇,偷偷的回头望了一眼。

就在头转到一半的时候,我就后悔了,身后那辆摩托车依然不紧不慢的跟着,就在我转头的瞬间,那辆摩托车突然加速,眨眼就到了我的眼前。

可是,我的眼睛再也眨不动了,摩托车司机淌着鲜血和脑浆的半边脸,死死的和我对峙着。

我的颈椎也木了,他在看着我笑,然后驾着摩托车疯狂的向我撞来。

摩的司机那半张脸,一瞬间就充斥了我的眼睛,我的脑袋,我的整个身体。

就这样要死了吗?我不知哪里来的力气,一下子撕开了我的衬衫,我的后背上纹着一个大大的佛字。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我不知道了。车子已经拐到了大道上,司机很生气,把车子停下来冲我大吼。

我惊魂未定,大脑一片空白,根本没听清楚他说什么。

那一天,我最终还是赶上了末班车。

时隔一个星期,我再次坐上了通往惠安车站的摩的,不过这次是白天。

路上和司机闲聊,我才知道那晚我们走过的近路叫望乡路,以前叫黄石路。

因为那条路是通往车站最近的路,每年都有不少外乡人开着摩的从那条路赶火车。

大概是是五年前,有一个晚上赶车回甘肃老家的摩的司机和一辆私家车相撞,摩的司机的半个脑袋都被撞开了,结果当场死亡。

从那以后那条路就再也没有平静过。

如果,你也会在夜里赶车的话,我奉劝一句,千万不要抄近路。

缅甸花黎木

安装大型中央空调价格广东中央空调安装

清污机厂家湖南回转式除污机

北京乙级钢质防火门

东风10吨吸污车出厂价

10吨饲料散装运输车效果

全自动焊网机钢筋网片排焊机的优点

日照PVC梅花管性能特点对比

清污机厂家四川全自动回转式格栅清污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