油炸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油炸机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新一轮城镇化建设大城市如何带动大农村

发布时间:2021-01-25 10:17:41 阅读: 来源:油炸机厂家

新一轮城镇化建设 \"大城市\"如何带动\"大农村\"

“重庆是一个大城市、大农村、大山区、大库区”。这是记者在重庆采访时听到的最多的一句话。  作为五大国家中心城市之一、有着“山城”和“桥都”别称的重庆,其经济总量增速和地方财政增速都曾高踞于全国首位。除了拥有发达的中心城区外,这座城市还有着面积更为广大的农村地带。在新一轮的城镇化建设浪潮中,“大城市”如何带动“大农村”是重庆亟需解决的重大课题。  信贷竞争下的基准利率  在中心城区的城镇化建设中,各个园区和政府设立的投融资集团并不缺乏融资渠道  不久前,重庆市城乡建设委员会发布了2012年重庆市城镇化发展水平报告。数据显示,2012年重庆市城镇化率已达56.98%,在西部城市中位居第二;其中,主城9区中,大渡口、江北、沙坪坝、九龙坡、南岸城镇化率均接近或高于90%,北碚、渝北、巴南城镇化率均高于76%。  在重庆市的城镇化规划中,到2015年,这一数字将增加至60%,城镇人口数目也将超过1800万。  重庆市的城镇化规划有一个基本的思路:中心城区将分为不同园区具体实施,资金来源主要由各园区向商业银行进行融资;周边农村由各村镇政府负责,资金来源主要为市、区两级政府的财政划拨。  对于有着“大山区”之称的重庆,道路的修建对其城镇化的发展尤为重要。重庆市市长黄奇帆在谈到城镇化的难点时,曾多次表示重庆最困难的是基础设施建设的成本问题,“70%的路不是隧道就是桥梁,山沟间修路成本很高”。而与沿海城镇相比,重庆修路的造价是沿海的1.5倍,车流量却约为沿海的三分之一。  高投入和低回报之间的差距,让重庆的道路修建工程大多由政府设立的投融资集团承担,如主要负责市内高速公路建设、营运、融资等工作的重庆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在已经完工的“二环八射”高速公路建设中,重庆农行渝北支行承担了其中5个项目的贷款,目前仍有55亿元的贷款余额处于分期归还中。在重庆市即将开展的“三环十射” 高速公路建设中,该行还将继续支持其中的3-4个项目。除了重庆农行渝北支行,重庆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的融资对象还包括了国开行、工行、建行等政策性银行或商业银行。  近期,重庆市政府与农行又签署了《城镇化建设与金融服务全面合作战略协议》。根据协议,农行将进一步加大对重庆城镇化建设的信贷力度,在接下来的5年中将为重庆新增总额不少于1000亿元人民币意向性信用额度,支持城镇化建设的重大项目、产业支撑项目、公共服务和民生工程项目等。  在中心城区的城镇化建设中,各个园区和政府设立的投融资集团并不缺乏融资渠道。相反,由于各银行间信贷竞争的加剧,往往还能够拿到贷款基准利率。据重庆农行渝北支行介绍,为争取到重庆高速公路集团有限公司的贷款,该行向其发放的信贷绝大多数为基准利率。  但在重庆周边的农村区域,这一情况却无法重现。  财政拨款下的资金缺口  地方政府官员坦言,横亘在城镇化建设道路上的最大障碍是资金短缺问题  “市里有规定,不允许乡镇政府举债,每年区财政都将安排专项资金支持各乡镇的城镇化建设。资金来源有国家、市及区3个方面,但绝大多数还是区级财政投入。”渝北区金融办主任王卓伟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教育投入,渝北区近3年平均每年都在10亿元左右,去年更是达到了13亿元。”  渝北区茨竹镇是典型的山区镇,该镇常务副镇长朱荣在谈到该镇的城镇化建设时,直言道:“茨竹镇没有税收。没有税收就意味着没有财政收入,所以城镇化建设的资金来源主要依靠市、区的转移支付资金。”  因为处于两江新区的范围,在征地指标向两江新区进行倾斜的情况下,茨竹镇的土地指标并不多,近两三年来的指标都是200亩。但是朱荣并不认为这会是城镇化推进的障碍:“单纯依靠征地发展镇域经济是一种短期行为,统筹城镇化主要需要产业的支撑。否则即便房子一栋栋建起来,最后也留不住人,更谈不上城镇化建设了。”  在他看来,横亘在茨竹城镇化建设道路上的最大障碍是资金短缺问题。  “茨竹属于高海拔山区,海拔750米,天气干旱的时候,一连几个月都不下雨。比如今年,直到上个月才下了第一场雨。在这样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下,农业的产出不高,根本无法挣钱,所以茨竹没有税收。”朱荣有些无奈地说道,“因镇政府不能向银行融资,所以只能靠财政拨款,拨多少就做多少的事。我经常跑这个部门、那个部门的要钱,但是财政都有自己的预算。”  他介绍说,以往市、区财政对中心城镇有300万元的建设资金,今年市建委进行了改革,实施项目承包制,由市建委对申报项目进行审批后,再由市、区各出一半的资金。但他同时坦言,茨竹城镇化建设的资金缺口目前仍较大。  尽管如此,在渝北区城镇化规划的在2016年前建成10个农民新村中,茨竹镇共有4个。其中,茨竹农民新村和红岩子农民新村已经建成,正等待着农民们的入住。  据朱荣介绍,区财政每年对农民新村的基础设施补助100万元,今年更是增加到了150万元。农民因为能够享受到较多的优惠政策,入住意愿强烈。大面坡村的周孝林分到了一栋90平米的三层别墅,除去政府补贴部分,自己只用交约10万元即可。而如果是自己修建的话,花费要在40万元以上。  18亿亩耕地红线的困境  没有工业企业,就无法解决农民就业的问题,也无法解决“空有耕地无人种”的困境  在城镇化过程中,土地流转和基本农田保护无疑受到了最大的关注。如何在加快推进城镇化建设的同时坚守18亿亩耕地红线,是每一个基层主政者必须解决的首要问题。  “坚决实施基本农田保护,耕地绝对不能搞建设,这是肯定要做到的。”朱荣说,“但是老实说,茨竹镇在农田的保护方面没有达到上级部门的要求。”他介绍说,并不是茨竹镇在城镇化建设的过程中违规占用了耕地,耕地面积已达到国家的要求,但是受限于高海拔和气候,仅仅依靠农业无法实现农民增收,所以茨竹镇的年轻人基本上都外出打工,留在家里的多为老弱病残,很多耕地都无人种植,甚至出现了荒芜的情况。  “在茨竹镇,土地流转的效益并不好。之前我们曾经流转了几块土地用于农业设施这一块,但农民的要价很高,一亩地每年租金要1200元,企业租用后的产出有时候都达不到。”朱荣说。“我们镇要让农民工回到当地,至少要有工业企业的支撑,农业企业的支撑力度是不够的。”  由于身为竹乡,临近华蓥山森林公园和佛教圣地宝顶,再加之高海拔的气候条件让茨竹的平均温度比重庆市区低于5-10℃,在区政府的城镇化建设规划中,茨竹镇的发展目标是打造避暑风情和翠竹文化休闲镇。这无疑让茨竹镇对工业企业的入驻条件提出了严格近似苛刻的条件。  没有工业企业,就无法解决大量就业的问题,也无法解决“空有耕地无人种”的困境。  今年7月份和明年年初,茨竹镇将分批对打造休闲避暑城的规划土地进行挂牌手续。一旦招牌挂起,就可以出让土地并等待企业的入驻了。在朱荣的规划中,挂牌出让和招商引资是除却以上级政府拨款推动城镇化建设的另一助力。同时,他也希望通过“三权”抵押融资、涉农融资担保等方式,为当地农民的创业铺平信贷道路。  据王卓伟介绍,2012年渝北区的“三权”抵押贷款及涉农融资担保额约有1亿元左右,目前正呈逐年增加的趋势。

天津西服订制工厂

北京女士衬衫定制

工作服定制费用